2020年5月25日 星期一
當前位置:首頁>>風情恩施>>民俗

【民俗】“艄公”

發布時間:2017-09-01 09:22 來源:恩施日報 作者:牟聯文,李錕 編輯:周淑芬

在大水井表演后合影,正中為聶成。

在大水井表演后合影,正中為聶成。

“艄公”聶成

“艄公”聶成

“正月里是新年吶,以喲喂,妹娃我去拜年哪喲喂……”在利川市柏楊壩鎮,已經77歲高齡的聶成每天都還不忘哼上幾句《龍船調》。龍船調是世界25首優秀民歌之一,它誕生于利川市柏楊壩鎮,正是有以聶成為代表的這一群人,一代一代的傳唱,《龍船調》從大山深處唱出了國門,唱到了維也納金色大廳。

“唱燈歌,跳連響,一輩子我都干這個事情,民俗文化不能丟!”恩施州民間藝術大師的聶成這樣說到,一輩子不遺余力的演唱、宣傳《龍船調》。

老街記憶愛上演戲

“那個時候的柏楊壩老街,很窄,每次唱燈歌的時候就熱鬧非凡。”出生于1941年的聶成,家住利川市柏楊鎮柏楊壩村八組。在聶成的記憶中,少年的時光是在看父親和一群川劇玩友排練、表演燈歌中度過,每當夜幕降臨,年少的聶成總會和一群差不多大的孩子一起聚集在一個叫“太白居”的川劇舞臺,看老街的一群玩友唱燈歌、打圍鼓。

為什么是叫“燈歌”?因為唱歌的地方掛的用于照明的燈籠,在燈下唱戲,所以叫“燈歌”。

聶成的父親聶煉軒是當地有名的川劇玩友,能唱會打,父親的言傳身教,加上整條老姐濃厚的唱燈歌、唱川劇的氛圍,使少年時候的聶成就基本掌握了川劇演唱的一招一式和穩腔穩板。

1952年,翻身后的人民群眾精神面貌煥然一新,文化活動異常活躍,柏楊街上建立起人民書報閱覽室,成為柏楊集鎮的群眾文化活動中心。名為閱覽室,實際上文藝演出是其主要活動,年僅11歲的聶成既會打鑼鼓,又會唱連響,是演出活動的組織者和參與者。當時演出的節目很多,主要是古裝傳統戲、折子戲。雖然當時還在讀小學,但聶成一有空閑時間,就把精力投入到戲曲藝術的學演唱中。

1957年,聶成初中畢業,以優異成績考入恩施高中,可惜因家境貧困,僅讀了一年多高中就輟學回家。1960年,聶成擔任柏楊業余劇團團長。

多年來,聶成組織、參與業余演出數千場,他帶領劇團多年活躍在鄂渝邊界,他無數次演出川劇《秋江》,是聞名遐邇的“老艄公”。

藝術事業奉獻終身

“種瓜調第一次被搬上大舞臺是在1954年。后來經過整理就成了現在的《龍船調》。”聶成說。1954年秋,為組織利川縣第一屆民間文藝會演,縣文化干部到柏楊組織召開座談會,研究參加會演節目。時逢學校放國慶假,聶成有幸參加了座談。當時,聶成希望將柏楊壩街上流傳的車燈表演參加會演,因為原始車燈打情罵俏的動作很多,可以改編。在文化館的指導下,于是將當時的柏楊車燈改編成花燈舞。

當年農歷臘月,利川縣第一屆民間文藝會演在城區大禮堂正式舉行,柏楊參加會演的節目名稱就叫《花燈舞》,唱的是種瓜調。由于當時條件艱苦,演員們沒有統一的服裝,服裝還是向“紅星川劇團”借的,演出時年紀還小的他在節目中擔任打鑼和幫腔。當這一節目結束時,全場掌聲雷動,觀眾贊嘆不已,節目獲一等獎。

得了一等獎的種瓜調一時名聲大噪。隨后,種瓜調經整理,定名為《龍船調》。

讓聶成沒有想到的是,很快《龍船調》就唱到了中南海。1956年,經過層層選拔,龍船調在眾多節目中脫穎而出,被定為在北京舉行的第二屆全國民間音樂舞蹈大賽大會開幕式節目之一。1979年,龍船調被收入《中國民歌集》。幾十年來,王玉珍、謝麗斯、王潔實、彭麗媛、宋祖英等一些著名歌唱家演唱過龍船調,更使這首優美的利川民歌成為男女老少十分喜愛的節目,從而使之成為當今世界25首優秀民歌之一。

聶成一生對龍船調情有獨鐘,幾十年來,他無數次排演過龍船調。2003年,中央電視臺“魅力12”專欄記者到柏楊專訪聶成,他又一次將原汁原味的龍船調奉獻給全國的觀眾。

聶成有兩兒兩女,祖孫三代17人,家里平時靠做小本生意維持生計,但他平生大部分時間都用在組織參與龍船調的演出上。近年來,聶成老當益壯,又高高舉起柏楊農民藝術團的大旗,使柏楊文化活動更加燦爛奪目。幾十年來,聶成一直擔任著當地藝術團團長,直到2015年,70多歲的聶成卸任團長職位,當上了“柏楊農民藝術團”的藝術總監。

2006年,龍船調申報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聶成與民俗專家們一起,對龍船調進行了挖掘、研究和進一步搜集整理。由于聶成對龍船調的傳承起到重要作用,隨后,他被評為恩施州民間藝術大師。2008年,被恩施州人民政府、利川市人民政府命名為“柏楊壩山民歌”代表性傳承人。

后繼有人世代傳唱

據聶成介紹,龍船調是利川燈歌的一種形式,距今約一百多年歷史。利川燈歌中的眾多民歌和古老的竹枝歌一脈相承,具有很高的民族文化藝術價值。有記載從清朝開始,群眾逢年過節、喜慶集會、玩彩龍船時都要唱燈歌,現在以《龍船調》為代表,涌現出《篩子關門眼睛多》、《打把扇子送情郎》等一批旋律優美、歌詞詼諧生動的燈歌。

“和以前人人會演、個個會唱的情況相比,現在的氛圍差多了。特別是年輕人,由于絕大多數常年在外打工,似乎對這些傳統的東西越來越淡漠。現在能唱這些山民歌的人其實已經不多了,在柏楊壩這一帶,大概能多唱一點的人也就200來個,而且是越來越少……”對于龍船調的傳承問題,聶成有深深的憂慮。為了讓龍船調后繼有人,在聶成的幫助下,柏楊鎮第一支農民樂隊——“勇仔”樂隊成立。從此,每逢哪家有了喜事,龍船調等山民歌就會在哪里響起。

2007年7月15日,聶成帶領龍船調演唱團來到北京,走進了中央電視臺演播大廳。11月30日,聶成排演的龍船調節目在中央電視臺音樂頻道《民歌·世界》欄目推出。得知這個消息后,這位年逾六旬的老人激動得熱淚盈眶。“妹娃要過河,我就來推你嘛!”今年66歲高齡的聶成依然風趣幽默,一提及唱歌,仿佛渾身有使不完的勁。

現在,77歲高齡的聶成還擔任著柏楊壩鎮民族小學的土家合唱團的老師,平時教孩子們唱民歌、跳擺手舞。同時,在聶成的帶動下,柏楊壩鎮有了越來越多的《龍船調》傳承人,譚琴、李艷平、喬玉芬等新一代傳承人正將這優美的《龍船調》一代一代傳唱下去。

責任編輯:周淑芬


pk10首尾相加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码走势图 管家婆四肖三期必中特 东京快乐8预测 贵州11选五近500期开奖结果 五分时时彩一天多少期 黑龙江福彩网p62 体彩四川金七乐走势 上海天天彩选4基本走势图 万国数据股票 怎么买贵州十一选五 江西多乐彩11选五即时走势图 急速赛车5 安徽11选5遗漏一定牛 股票推荐群 去外地考察自费 刘伯温期期准选一肖四不像 江西11选5出号有规矩吗